福州刑事会见律师

法律服务热线:

13124006808

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

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

 

叶某、邱某等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民事二审民事判决书

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1)闽07民终127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叶某,男,1969年10月10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建瓯市。

上诉人(原审原告):邱某,女,1969年3月4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建瓯市。

以上二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某福建合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许某,男,1971年1月17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建瓯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连某,女,1973年10月23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建瓯市。

以上二被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林文韬福建宽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叶某、邱某因与被上诉人许某、连某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纠纷一案,不服福建省建瓯市人民法院(2021)闽0783民初53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1年8月10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叶某、邱某上诉请求:撤销福建省建瓯市人民法院(2021)闽0783民初530号民事判决,改判许某、连某向叶某、邱某赔偿损失1035983.38元。事实和理由:一、一审认定“2020年11月12日,连某电话联系叶某,要求叶某将案外人龚满毕购买的油漆、腻子粉等建筑材料运送至紫芝街44号”属于事实认定错误。根据许某和龚满毕的笔录,可以确认叶某、叶某需将案外人龚满毕购买的油漆、腻子粉运送至,而不只是送至紫芝街44号即可。二、一审认为“本案中,虽然叶某、叶某曾有单独或者共同为许某、连某运送过货物的情形,但无证据证明双方有达成口头或书面的雇佣协议,而从双方当事人提交的事发当天的中国移动通信客户详单,连某当日亦不存在有电话联系叶某的情形”属于事实认定错误。自2014年以来,叶某、叶某一直共同为许某、连某送货上门,许某、连某并不是偶然联系叶某,而是长期、经常联系叶某、叶某搬运货物;其次,许某、连某从未与叶某单独结算过搬运的各种费用,而是叶某一并结算;最后,从日常经验法则来看,本案事故发生当天,出货货物数量大、重量极重,需耗费大量体力,一人难以完成任务,客观上完成任务需要两人。综上,叶某和叶某一直共同为许某、连某提供搬运劳动,双方之间形成事实雇佣关系。三、一审在事实部分认定“叶某与叶某曾有单独或共同为许某运送过货物,双方所进行的结算方式系按次结算”及本院认为部分“在整个送货过程中,亦无证据证明许某、连某有具体指挥、控制叶某、叶某如何完成送货行为;而根据双方之前运货的结算方式,系按次进行,也即按照叶某、叶某完成的运货次数进行结算,并非许某、连某按时支付固定的劳务报酬,据此,叶某与许某、连某之间所形成的法律关系并不符合雇佣关系的相关要件”属于事实认定及法律适用错误。1.根据许某、连某提供的账单可以确认,叶某、叶某与许某、连某结算搬运费时系按一个时间段结算一次,基本上是一个月结算一次,并不是搬运一次就结算一次,只是按次计算搬运费。2.根据本案的事实情况可以确认许某、连某严格控制、指挥叶某、叶某的搬运工作,双方形成雇佣关系。首先,双方关系密切、不仅仅是搬运关系,密切程度基本等同于劳动关系。其次,根据工作内容,可知许某、连某对叶某、叶某工作内容、工作地点、时间存在严格控制和支配,叶某、叶某在工作过程中,主要依靠劳动力获取报酬,其提供搬运劳动的内容为重复、简单的体力劳动,并不存在要求很高的特定技术、工具、资质等。再次,叶某、叶某提供的搬运劳动,属于许某、连某经营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许某、龚满毕的询问笔录可以确认,许某、连某主要经营的是建材,建材需要送货上门,只有当货物运送至买家指定地点时,许某、连某的业务才算完成。因此叶某、叶某与许某、连某形成雇佣关系。一审法院事实认定及法律适用错误。

许某、连某辩称,一、叶某与许某、连某之间约定的送货地点是紫芝街44号,并非送到宏宇小区504室。在货物送达至紫芝街44号,双方的运输合同既已履行完毕。按照日常交易习惯,货物送至楼梯房以后的上楼费用由运输人和买方自行沟通协商。许某在一审询问笔录中陈述的“要送立邦漆和腻子粉到”系因事故发生后联系买方询问事故发生地及具体住址后知道的,可以与送货单上明确的送货地址相互印证。另外,许某、连某仅要求叶某一人运输货物,许某、连某和叶某不存在法律关系。二、许某、连某和叶某不存在频繁的电话往来,很少叫叶某帮忙送货。根据双方的通话记录可看出许某、连某一个月平均打个把电话给叶某。双方自2018年以来才有业务往来,许某、连某让叶某有空时帮忙运货,并根据运输路程及数量按次计费,事发当日交由叶某所运输的货物数量对于从事货物运输工作人员来说并不算重,且都是通过车辆运输,许某、连某并未要求将货物送上楼,货物搬运上楼系叶某与买家之间另行约定,跟许某、连某无关。关于送货费用直接结算给叶某是基于叶某与叶某系父子关系,出于便利直接结算给叶某,不能以此说明其二人是一个整体,并非每次运输都需要两个人。三、双方属于运输合同关系而不是雇佣合同关系。根据账单可以看出许某、连某和叶某之间的费用结算是按次结算,根据每次工作量来认定费用,结算时间也是积累一段时间后进行结算,不能据此认定双方存在雇佣关系。许某、连某亦不存在严格控制指挥叶某、叶某的行为。根据建瓯市明星建材商行为叶某、叶某购买的团体保险来看,叶某父子还长期帮其它店铺运送货物,与许某、连某不存在雇佣关系。四、无论许某、连某与叶某之间是何法律关系,案发当天连某仅联系叶某帮忙送货,并未联系叶某帮忙送货。五、双方约定的送货地点为买家楼下,搬运上楼是叶某和买家之间产生的法律关系,与许某、连某无关。在货物送至买家楼下时,双方之间的运输合同关系已完成,叶某在搬运完货物下楼时死亡与许某、连某无关。六、叶某、邱某起诉所依据法条已废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已于2020年废止,依据此法条要求许某、连某承担连带责任错误。

叶某、邱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许某、连某向叶某、邱某赔偿损失共计1035983.38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叶某(曾用名陈佳隆),于1994年7月2日出生,叶某、邱某系叶某父母,叶某未婚且未生育子女。许某、连某系夫妻关系,二人共同经营金松建材店,主要经营油漆、腻子粉等建筑装修材料。叶某与叶某曾单独或共同为许某、连某运送过货物,双方所进行的结算方式系按次结算,叶某多以微信转账的方式收取费用。同时,叶某、叶某亦有为其他人运送货物。2020年11月12日,连某电话联系叶某,要求叶某将案外人龚满毕购买的油漆、腻子粉等建筑装修材料运送至建瓯市××街××号。当日11时许,叶某在建瓯市××街××号与叶某共同搬运油漆、腻子粉等建筑材料时晕倒于四、五楼中间的阶梯平台上。叶某被送往建瓯市立医院急诊科治疗,经抢救无效后死亡。2020年11月16日,建瓯市立医院和建瓯市公安局芝山派出所共同出具《居民死亡殡葬证》一份,载明叶某的死亡原因:1.呼吸、心跳停止;2.颅脑损伤。另,一审法院受理本案后,叶某、邱某曾向一审法院申请对许某、连某相关财产进行诉讼保全,一审法院作出相关裁定,叶某、邱某为此缴纳了财产保全费5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叶某、邱某系死者叶某父母,叶某未婚且无证据证明其有生育子女,故叶某、邱某作为本案原告主体适格。叶某、邱某主张本案事故发生时叶某与许某、连某之间系形成雇佣法律关系,并据此要求许某、连某赔偿相应损失。一审法院认为,雇佣关系是指雇员利用雇主提供的条件,在雇主的指导、监督下,从事雇主授权或者指示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其他劳务活动,并由雇主支付相应劳动报酬的民事法律关系。本案中,虽然叶某、叶某曾有单独或共同为许某、连某运送过货物的情形,但无证据证明双方之间有达成口头或书面的雇佣协议,而从双方当事人提交的事发当天的中国移动通信客户详单看,连某当日亦不存在有电话联系叶某的情形;事发当天,叶某运送涉案装修材料的运输工具系其自备,并非许某、连某提供;在整个送货过程中,亦无证据证明许某、连某有具体指挥、控制叶某、叶某如何完成送货行为;而根据双方之前运货的结算方式,系按次进行,也即按叶某、叶某完成的运货次数进行结算,并非许某、邱某按时支付相对固定的劳务报酬。据此,叶某与许某、连某之间所形成的关系并不符合雇佣法律关系的相关要件,故对叶某、邱某关于叶某与许某、连某之间系形成雇佣关系的主张,不予支持。基于叶某与许某、连某之间不形成雇佣法律关系,故对叶某、邱某所主张的本案赔偿,一审法院亦不予支持。判决:驳回叶某、邱某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4124元,减半收取7062元,由叶某、邱某负担;保全费5000元,由叶某、邱某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许某、连某提交三份新证据,证据1.《情况说明》,李顺财、吴志强、林梁等人的证人证言和通话记录,拟证明叶某在许某、连某叫其帮忙运货时有拒绝的权利,双方不存在支配、控制的关系,双方系运输合同关系;证据2.林梁、邹灼荣、李和光等人的证人证言及货物运输单,拟证明叶某事发当日运输货物数量不大,无需两人完成;证据3.林梁、吴志强、李顺财、李和光、邹灼荣的证人证言及部分证人身份证,拟证明许某、连某平日有将仓库钥匙给其他搬运工,其与叶某、叶某之间不存在雇佣关系。本院认为,上述证据系许某、连某与其他送货人员之间的关系,与本案审理不具有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叶某、邱某对一审法院认定的“2020年11月12日,连某电话联系叶某,要求叶某将案外人龚满毕购买的油漆、腻子粉等建筑装修材料运送至建瓯市紫芝街44号”的事实提出异议,认为依据许某和龚满毕的询问笔录,应认定连某要求叶某将上述建筑装修材料运送至建瓯市××街××号××小区××室。本院认为,该事实异议不影响本案的处理,本院不予支持。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叶某、叶某与许某、连某是否形成雇佣关系以及许某、连某是否需要为叶某死亡承担责任的问题。关于叶某、叶某与许某、连某是否形成雇佣关系的问题。雇佣关系是指雇员利用雇主提供的条件,在雇主的指导、监督下,从事雇主授权或者指示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其他劳务活动,并由雇主支付相应劳动报酬的民事法律关系。本案中,首先,叶某按照许连茂、连某的指示,将油漆、腻子粉等建筑装修材料运送至指定地点,该工作系叶某自主完成,工作过程无需许连茂、连某的指导、监督,并未利用许连茂、连某提供的运输工具、设备等条件;其次,叶某或叶某并不是在许连茂、连某指定的工作场所继续性地提供劳务,而是不定期地分次接受许连茂、连某的指示完成运货工作,每次均系一次性地提供所完成的劳动成果,叶某或叶某独立完成工作不受许连茂、连某的控制和支配;最后,从双方结算报酬的方式来看,许连茂、连某并未定期向叶某、叶某给付劳动报酬,而实际上是对每次的运货工作分次结算后,不定期地向叶某或叶某支付报酬。因此,许连茂、连某与叶某或是与叶某之间并非雇佣关系。叶某、邱某关于许连茂、连某与叶某、叶某形成雇佣关系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事发当日,连某系电话联系叶某为其送货,许某、连某未联系叶某与叶某共同为其送货,叶某系自愿帮助叶某送货,其与许某、连某之间并不形成法律关系。关于许某、连某是否需要为叶某死亡承担责任的问题。因本案叶某与许某、连某之间不存在法律关系,无证据证明许某、连某在要求叶某送货过程中存在过错造成叶某死亡,故叶某、邱某诉请许某、连某赔偿叶某死亡造成的损失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叶某、邱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4124元,由叶某、邱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余观贵

审判员周黎敏

审判员余凌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五日

法官助理 林伟男

书记员蔡瑶慧

 


福州刑事会见律师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林文韬
执业证号:13501202010236246
联系电话:13124006808
电子邮箱:1259137172@qq.com
QQ/微信:1259137172
联系地址:台江区宁化街道富力中心c1栋

扫码加微信